你就是个loser
首页
射击枪战
角色扮演
卡牌塔防
卡牌养成
休闲益智

角色扮演

角色扮演终难替代真实人在“多面性”千万别成瘾

编辑:卢本伟2019/01/03 17:15

  但是,作为兴趣,cosplay爱好者日常需要对自身进行一定的把控,否则会与学业、工作、经济方面产生矛盾,出现压力。

  另外,侯志阳认为,如果有男性过渡于扮演女装角色,那么就是价值观越轨和扭曲的一种表现。“即便通过角色扮演可以自身压力,我也不这样做。过度角色扮演对于青少年的成长是不利的,是文化价值观错位的一种现象。”

  在泉州,coser是一个小众群体。他们中大多是“地下党”,父母和朋友对其“第二身份”并不知晓。在爱好这条上,他们已经练就不在乎他人看法的“”,面对他人异样的眼光和圈子里的“奇葩事”,他们坦言,cosplay也有两面性,过度总归是不好的。

  “我们也是从学校演变过来的。”目前,子翊中的有高中生、大学生、研究生,有老师,有自工作者,也有微商等。小X告诉记者,如今泉州cosplay圈子里的主力大多是“95后”。“我能想得起来的,我们这个圈里年纪最大的应该是32岁。年纪越大越没有时间,尤其是女生,有了孩子后大多就退圈了。”

  “之前,我曾在网上看到一家泉州餐厅要找coser兼职,其中对身高、身材都有要求。”一位圈内人士告诉记者,出于好奇,她在招聘信息后留了言。很快她就收到了发帖人的回复,“他很直接的问我一次多少钱,我立刻就了。”

  “圈子里的确有些奇葩事,比如有人认为cosplay圈里存在现象、漫展上耍的行为也不少,不靠谱的摄影约拍也很多。”一位不愿具名的cosplay圈内人士告诉记者。

  在泉州的cosplay圈子里,“地下党”占了大多数。子翊的中,她是极少数的“见光”幸运者。“其实以前的我不喜欢说话,也没有朋友。”子翊说,自己曾是个“存在感特别低的人”。接触二次元以后找到了自信,也找到了志同道合的朋友,学会了表达,在学习更多cosplay相关技能的同时,得到了更多人的认可,性格也渐渐开朗起来。

  “因为都喜欢二次元,所以他玩游戏、看动漫我都能理解,两个人可以一起看,一起讨论。”噜噜说,泉州的cosplay圈子很小,能够找到有相同爱好的伴侣是一件幸运的事。

  另外,家人也需尊重孩子的爱好。叶彦琪,家长发现孩子喜欢cosplay时,第一要务并不是,而是应意识到孩子已经长大了,开始思考了。家长们应对孩子喜欢的事物多问、多了解。“在孩子解释cosplay过程中,家长应更多关注核心内容,自主捋顺当中的利弊,挖掘其中的积极因素。”(执行 李菁 傅恒 实习生 吴汉阳/文 受访者/供图)

  soyo动漫社的社长子翊是个“95后”,初见她,穿着日本学生,言谈间透着活泼开朗。

  “青少年自发组织起来一起玩cosplay,进行角色扮演,有时候可以让他们在成长过程中更加适应社会,对其成长有一定的促进作用。但是,若是过度成瘾就不是好事了,可能会对其成长有负面的因素。所以,学校和家长对这些青少年还需有一定的关注,进行适当的引导。”侯志阳说。

  见面之前,三水所在里的朋友给记者看过了他的女装扮相照片,完全看不出他是个男生,扮相比大多数女生要漂亮不少。在圈子里,男性扮演女性角色的,被称为“伪娘”,女装还原度很高的被称为“女装大佬”。在朋友眼中,三水就是“女装大佬”。

  E君今年29岁,噜噜今年25岁,他们一起在市区学府经营一家动漫店。记者遇见他们时,噜噜离预产期只有两天了,这对因cosplay结缘的夫妻即将迎接爱情结晶的到来。

  看到她的“新生”后,子翊的父母意识到cosplay能够给孩子积极的力量,因此对她的爱好一直是支持的。家人也曾到漫展上看她的表演。“他们其实并不懂角色,但是会夸我好看。”子翊笑着说,因为有支持,高一时她向学校申请组建动漫,并一直至今。

  如今,在泉州街头、商演和一些大型活动中,都能见到coser的身影。但是,大部分市民并不了解Cosplay是什么,更不知道coser做的是什么。作为一种被不少人认为“奇奇怪怪”的爱好,coser长期生活在异样的目光下。

  soyo动漫社的社长子翊告诉记者,泉州玩cosplay圈子很小,大部分是学校内的,像soyo动漫社这样社会上自发组织的动漫在泉州寥寥无几。

  他们说,Cosplay有多面性,能够找到和志同道合的朋友,也可能因为过度而难以正常生活。本期封面纵深我们尝试走入他们的世界,揭秘“coser”圈鲜为人知的故事。

  但是,他们都很喜欢自己在圈里用的名字。“这是我们展示自己的一个方式,有些人不喜欢家长取的名字,正好用这种方式改了名。”子翊说。

  “只要没有影响到他人,也没有做违法犯罪的事情,我们就应该把cosplay作为普通的兴趣爱好来看待。”黎明大学心理咨询中心负责人叶彦琪说,近几年来,cosplay的风潮一年胜过一年,活动范围变大,逐渐进入许多人的视野里。但由于其不是主流文化里的常见事物,因此一些不了解的人觉得比较怪异。

  “漫展上经常有人耍,一上来就掀你裙子,甚至直接袭胸。”一位圈内人士说,一些漫展上会混进“外人”,这些人并不是喜欢cosplay的,而是为了来漫展上揩油。

  华侨大学与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侯志阳表示,从社会学角度来看,cosplay属于一种亚文化,相对主流文化来说,是少数人参与的小众文化,这类文化在公共层面上对核心价值观的影响是不明显的。

  从小学起,噜噜就喜欢动漫,觉得二次元是美好的。第一次穿上cosplay的服装后,她就一发而不可收了。几年前,噜噜在网上卖cosplay用的美瞳,E君成了她的客户。“当时他说曾经见过我,但我连他是男是女都不知道。”噜噜说,做成一次买卖后,E君就一直躺在她的QQ好友列。直到有一次,两人偶然一起玩游戏,语音聊天时噜噜才知道E君是男生。后来,噜噜也加入了E君所在的,便有了“约会”的理由。

  相比一线城市,泉州cosplay的热度不高,漫展规模也比较小。子翊说,泉州并没有出现全国知名的coser,甚至连在省内知名的也极少。

  泉州某高校就读的沉笙告诉记者,自己只能在学校里偷偷玩。“就算家人能够理解,但他们也怕外人对我的评价不好。”沉笙说。

  “小学时,看了魔卡少女樱很喜欢,就开始去学轮滑,看了网球王子就去学网球,看了圣少女就学了魔术,还有轻音少女让我在高中紧张的学习中偷空练了吉他。”谈起如何走进cosplay圈,子翊笑称自己是个“幸运儿”,接触得早,且从未受到家人反对。

  在泉州,大部分coser已经练就了不在乎他人看法的“神功”。他们觉得最难的并不是他人异样的目光,而是玩这个“太烧钱”,想靠这个爱好赚钱却不容易。

  如今,在泉州越来越多的大型活动、商演上能够看到cosplay表演。但是,在coser看来,接商演并无法让他们轻松地下去。“只能当成兼职,无法做正职。”瑟瑟说,除了接商演,开动漫店也是一种创业的方式。但动漫店在泉州的经营情况差强人意。“我初中母校门口,6年间开了5家动漫店,都倒闭了。”

  “二次元”,指动画、游戏等作品中的角色。“Cosplay”,指利用服装、饰品、道具以及化妆来扮演动漫作品、游戏中以及古代人物的角色,玩Cosplay的人则被称为cosplayer(以下简称“coser”)。

  作为一种爱好,cosplay也有两面性,有利自然也有弊。“这个圈子里,还有其中无法过正常生活的人,他们把二次元世界当成了现实世界,很难和普通人沟通,更别说学习和工作了。这并不值得提倡。”竹子说。“其实,我们也有不少‘学霸’。每年暑假,‘学霸’们都会帮低年级的孩子补习。”子翊说,在家长看来,cosplay是不务正业,但其实里的“前辈”常常教孩子们要好好学习。

  

角色扮演

  在圈子里的大部分人看来,作为兴趣爱好,cosplay存在两面性,通过它能够找到自信、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,但是过度也会让自己“生活能力”。

  见到三水时,他静静地坐在动漫店的角落里,用手机看着圈内“大佬”的绘画视频。内向、羞涩、话很少,是记者对他的第一印象。

  子翊告诉记者,想要靠cosplay赚钱并非易事。“专职的几乎没有,除非是很知名的coser,积攒了一定的人气,成为大型活动嘉宾获得出场费,还能够推出自己的周边产品。不过,要做到这样是很难的。”

  “cosplay就是一个展示、性格的方式,对个人,特别是青少年的身心健康发展是有帮助的。”叶彦琪表示,cosplay是青春期青少年对主流文化、家长、老师等叛逆心理的一个正常表现途径,是展现很大的一个空间。

  三水目前还是名高中生,入圈两年了。从小他就喜欢绘画和冬眠,平日里会临摹二次元人物。初中时,有一次学会办晚会,他认识了学校动漫社的社长,被带进了。“我最喜欢的是‘十六夜咲夜’,这个人物形象比较中性,要以女装示人。”三水说,自己因为对角色的喜爱而开始扮演女性角色。在大部分人看来,男扮女装议的一件事,但三水并不在乎别人的眼光。出了第一张角色作品后,三水得到了圈内朋友的赞赏。

  有一年,子翊和的到厦门参加比赛,一起订了酒店过夜。“到了酒店,需要登记身份证。我收集好证件拿到前台,登记好后要还给大家时才发现根本不知道大家的真实姓名,加上有些人证件照和现实有些区别,在我眼里像陌生人一样。”

  “父母的观念比较传统,我觉得他们没办法接受,所以从来没有和他们坦白过。”从学生时代就开始玩cosplay的竹子说,虽然,她现在已经毕业成为一名老师,但仍旧瞒着家里人参加活动。

  

角色扮演

  “在圈子里,我们都有自己的‘专属名字’。虽然已经互相认识很多年,但我们并不知道对方在现实生活中叫什么。”子翊介绍。

  “其实大家的接受度都在变高,包括我的家人。”竹子说,自己曾在家人面前穿过汉服,起先不被理解。“今年元宵节,家人到晋江看灯展,发现不少小姑娘都穿着汉服。回家后,我爸说早知道就带着我一起去了。见得多了也就不觉得怪了。”

  “说起玩cosplay,除了要有时间,还要有一定的经济实力。就我们来说,作为coser最难的不是面对别人的眼神,而是穷。”子翊说,玩cosplay很“烧钱”,要还原一个角色,少则几百元,多则要上万元,道具、服装、妆面、摄影到后期,没有一项是免费的。“圈子里买服装,买掉了一套房子首付的也不是怪事。”